1. 主页 > J最生活 >“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 巫程豪为受党内打压叫屈

“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 巫程豪为受党内打压叫屈

“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 巫程豪为受党内打压叫屈

“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 巫程豪为受党内打压叫屈

与会行动党领袖、地方社团代表、支持者上台一同为巫程豪槟州林首长“不是你爸爸的”金句效应正夯,掀起仿效热潮,昨晚新山再现经典,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医生一句“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捍卫其主张政党运作专业制度化的坚定立场,亦为自己受党内打压叫屈。

该金句也被行动党其他领袖稍作改变,在演说时使用,增加效果用途。

巫程豪表示,行动党非个人所有,领袖应尊重党内外人士意见,海纳百川,带动社会改革、走向进步。

共同敌人是巫统

他坦承确实被党内人士以各种方法打压,惟在政党的格局与大方向来看,对方不应如此对付他,因为共同的敌人是巫统,大家应团结一致撼倒对手。

他也公开邀请在场的前党内同侪诺曼重新加入行动党。

昨晚士姑来文化龙狮体育会举办筹募州议员巫程豪法律基金晚宴,巫程豪受邀发表演说时这幺表示。

不少反对党领袖包括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医生、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鲁容区州议员吴良山、公正党地不老区部主席锺少云等人在场声援身陷官司的巫程豪,为后者加油打气。

行动党文打烟区前州议员魏宗贤起诉巫程豪诽谤,一度败诉,后来魏宗贤透过上诉庭推翻原先判决,巫程豪诽谤罪成。

以该体育会主席符文濠为首的巫程豪支持者日前发起募款运动,筹措经费协助减轻后者法律经费负担。

陈胜尧:团结扮演好政党

陈胜尧透露,这是他第二次出席党内同侪被自己人进行官司诉讼的声援活动,希望未来行动党不再有类似事情发生,而是团结一致,扮演好政党角色,解决国家、经济、民生课题。

他指出,继日前出席声援身陷官司的沈同钦、吴良山二人的活动后,昨晚他再度出席声援巫程豪的活动。

他也以福建名曲《爱拼才会赢》歌曲鼓舞巫程豪。

教育制度存不足

陈胜尧指出,今年新学年开学,补习班专车非常忙碌,国内市区几乎每个学生都有补习,除了到学校上课之外,补习班俨然成为学子的第二所学校。

他说,政府试图通过教育大蓝图提高我国教育水平到世界级,惟上述补习班现象,间接带出教育制度存在不足之处。

“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 巫程豪为受党内打压叫屈

陈胜尧声嘶力竭高唱《爱拼才会赢》。

蔡添强:鼓励续勇往向前

“从政者没有官司,才是怪事!”不时官司诉讼缠身的蔡添强昨晚以此鼓励巫程豪继续在政治斗争道路上勇往向前,而且有人民作为后盾,相信这个小小的官司能化险为夷。

他表示,巫程豪是柔州政治改革发展的先驱者,过去在柔州耕耘不易,所幸一直坚持信念,才让柔州如今出现改革的现象。

他也谈到,反对党阵营在抨击执政一方的不是之际,其实也受到人民的监督,因此要不断接受批评、鞭策自己,获取人民的信心。

吴良山:勿在他人背后插刀

吴良山痛心指出,行动党内部出现不健康的斗争方式,逐渐失去正义原则,出现“国阵化”情形,是开始堕落的现象,若情况持续下去,将不利于该党的日后发展。

他质问,巫程豪在柔州是最孤独的人,当初对方带着一批人“打仗”,现在身边人在哪里?

他呼吁行动党要存在正义,党内成员要有情有义,不要在他人背后插刀。

沈同钦:领袖勿以民为“笨”

沈同钦演讲时奉劝政党领袖不要口是心非,嘴巴声声以民为本,实质上却以民为“笨”!

他也援引槟州林首长金句强调,“行动党不要以为是你爸爸的,行动党不是任何人爸爸的!”

他指责柔州行动党年轻领袖、州议员如今没一个人站出来支持曾协助该党扩大柔州版图的巫程豪,令他感到心寒。

他质疑,这是否是中央领袖的指示,倘若事属实情,这太对不起柔州子民。

锺少云:解决问题争取支持

锺少云指出,在朝野双方各自出现问题的时刻,希望联盟当务之急是在来届大选前解决与向人民交待清楚一些问题,包括诚信党对回刑法的立场,争取选民的信心与支持。

他指出,国阵此刻面临多事之秋,原本提供了反对党势力一个良好的时机,可是,反对党势力内部也出现问题。

邓章钦:不计较个人得失

邓章钦致词时感叹说,他现身为巫程豪加油打气,这基于有情有义令他得如此这幺做,因为有太多无情无义的人。

他指出,过去柔州是执政党的堡垒,在行动党多年前势弱时,巫程豪替该党勾画出在柔州未来的定位与方向,2006年还发出执政柔州的豪言,可见得巫程豪是有大格局的领袖。

他表示,行动党今日在柔州的江山,是巫程豪一步一脚印打下来的,在逆境中壮大该党,培养人才,后者以大局为重,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看待问题。

“行动党不是我爸爸的” 巫程豪为受党内打压叫屈

晚宴筵开120席,反应热烈,显示巫程豪在士姑来区经营多年多打下的深厚根基。

晚宴筵开120席

昨晚晚宴筵开120席,大会也通过现场募捐、竞标色酒与绘画方式,为巫程豪筹募法律基金。

工作人员也在现场发动“百万签名释放安华”运动,搜集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