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J最生活 >“指定人选没参与党活动” 邓章耀抨“老前辈”不解民情

“指定人选没参与党活动” 邓章耀抨“老前辈”不解民情

“指定人选没参与党活动” 邓章耀抨“老前辈”不解民情

“指定人选没参与党活动” 邓章耀抨“老前辈”不解民情

邓章耀否认向党中央宣战,他只是针对一些不正确的做法,表达本身的意见。

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炮轰包括“魏公公”在内的数名党中央“老前辈”,趁他请假期间,安排不适当的人选到双溪槟榔州选区探路,准备当候选人。“我看到猴子跳来跳去,他们以为我没有眼睛看和没有耳朵听,但你的手和尾巴,我都看到完。”

邓章耀昨晚出席民政党日落洞区部常年大会时,这幺说。当被记者询及口中的“老前辈”,其中一人是否为“魏公公”时,他说“是”。

他说,这些老前辈指他们自己所选的双溪梹榔州席候选人是最佳的,然而他们有些从来不曾参与党活动,甚至没参与本身区部的活动,更遑论了解谁适合在日落洞区上阵。

邓章耀说,没有人比他及州联委会更了解槟州民政党的情况,因此希望这些老前辈做好功课,不要搞政治。

他说,党中央早前提出的双溪槟榔区人选,不获该区部支持,结果中央又另建议人选,但至今都未获该区部及国阵友党的接受。

“党中央当然有权做决定,我也不反对党中央的决定,不过当党中央的决定与区部决定不一致时,我会邀请党中央领袖亲自前来向区部及基层解释。”

他说,当时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有针对此事,亲自来槟向日落洞区部解释,区部也表态拒绝接受党中央提出的人选,当时他不在场,事先也没左右该区部的立场。

槟民政会与中央配合

邓章耀说,作为州主席,其立场不是与党中央搞对抗,他也强调,目前民政党只有一个派系,即马袖强派系,因此希望党中央勿敌友不分。

“我们确实曾经斗过,但已过去了。若要除掉我,等下届党选吧!”

询及是否与马袖强的关系降到冰点时,邓章耀说:“什幺点我不会,身为槟州主席,我认为一些做法不正确,所以表达出来而已。”

他强调,他只是希望党中央勿把他当成敌人,槟州民政党也会与党中央配合。

“不竞选却左右党方向很危险”

“不是我要和党中央打对台,我的政治敌人是行动党,党中央必须清楚,否则这场仗不用打了。”

邓章耀说,有些人州选和中央选举都不竞选,却要左右党中央的方向,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不要怪我,因为是你先开始这个游戏,你把球踢过来,我不可能乖乖站在原地不动。

“我没有叫你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但你不配做我的敌人,我不把你放在眼里。”

邓章耀说,目前在槟州,有两个选区的协调员人选悬空,除了双溪槟榔,另一选区为马章武莫,该区原本推荐的人选,因要专注在事业而拒绝。

他说,民政党日落洞区部目前非常团结,希望党中央以及国阵成员党不要“搞”该区部。

谈及双溪槟榔州选区候选人时,邓章耀说:“我不理你和谁有交情,你必须与党基层合作;就算你是Dr(医生或博士),不代表你很厉害,必须能与人民沟通与交流。”

“之前给你机会,你不要做;现在别人要做,就让别人做。”

出席者包括该党槟州秘书方志伟、该区部主席吴洑安等。

遭承包商起诉卢界燊提问涉公众利益

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质问槟州政府,是不是怕了“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承包商,所以允许该公司起诉民政党槟州青年团代团长卢界燊?

“或者是州政府鼓励Zenith BUCG有限公司起诉卢界燊?”

邓章耀说,卢界燊提出的疑问关系到公众利益,州政府有必要回答,否则根本未贯彻常挂在嘴边的“能干、公信、透明”政策。

“过去你是反对党时也有提出各种疑问,但国阵从来没有鼓励任何公司起诉你。”

林冠英公交立场反复

他也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在槟州公共交通系统课题上的立场反复,当国阵在2013年大选前提出要兴建单轨火车时,林冠英却说槟城需要的是电车。

“为了要反驳国阵,林冠英就说槟城需要电车;如今,人家说需要电车,他就指人家是背后插刀。”

邓章耀说,槟州在决定公共交通系统的立场漂浮不定,是因为槟州至今没有一个发展大蓝图,该蓝图只存在于一个人的头脑里。

邓章耀也质疑州政府在新关仔角设立的脚车停放处,是否有所需求。其他出席者包括该党槟州秘书方志伟、该区部主席吴洑安等。